原油价格崩跌,OPEC各怀鬼胎


近半年国际油价急跌,布兰特原油从6月19日高点115.06美元,下跌至11月26日77.75美元,跌幅32.4%;西德州原油从6月13日高点106.91美元,下跌至11月26日73.69美元,跌幅31.1% (详见【图一】)。

【图一】布兰特原油(黑)、西德州原油(灰)价格走势

原油价格崩跌,OPEC各怀鬼胎

本次油价下跌的主因有三:其一,在欧洲、中国经济相继降息,日本持续加强QE力道之际,美国经济全球独强,準备在明年展开升息循环,导致美元汇率一枝独秀,原物料价格全面走跌;其二,美国在欧巴马上台后,为了推动再工业化政策,开放境内石油开採;其三,水力压裂技术的革新,大幅降低页岩油的开採成本,促使美国石油产量大增,并从天然气净进口国转为净出口国。

由于国际油价跌得又急又兇,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 在11月27日于维也纳举行的例行会议中,讨论到减产原油的问题,这是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首度讨论减产。

表面上,这只是垄断国际原油市场的OPEC,为了哄抬油价所使用的一种手段;实际上,这是OPEC与美国、俄罗斯之间,政治与经济的角力。

为何如此说?因为蕴含丰富石油资源的OPEC成员国,通常位于天然资源匮乏的地区,故国际油价会直接影响到这些国家的财政状况。根据《华尔街日报》的统计资料,多数OPEC成员国需要国际油价站稳在80美元以上,才能在2015年达成财政预算平衡(详见【表一】)。

【表一】OPEC石油产能统计表

原油价格崩跌,OPEC各怀鬼胎

从掌控全球石油资源的OPEC成员国的角度来看,页岩油开採技术的进步,是未来的最大威胁。所幸页岩油的开採成本仍远高于石油,故长期来说,对OPEC成员国最有利的状况,是油价维持在较低的水平,让过去几年大量举债投资的页岩油业者陷入亏损,自己却能保有微薄利润,逼迫页岩油业者退出市场。

从全球霸权美国的角度来看,充裕的石油供给、便宜的油价,有助国内工业加速复甦,进一步带动失业率下降,因此美国会全力发展页岩油开採技术。根据市调公司IHS的数据显示,去年夏季北美页岩油开採成本中位数在70美元,目前已下降至57美元,虽然仍不及OPEC成员国开採成本低于10美元,但相较于过去几年动辄百元以上的油价,仍是有利可图。

从全球最大天然气及石油产出国俄罗斯的角度来看,页岩油气的开採使美国从天然气净进口国转为净出口国,意味着自己失去了庞大的美国市场,间接造成近期国内虚弱的财政状况与经济表现,故俄罗斯没有减产的本钱,却暗中冀望OPEC能减产以维持较高的油价,改善自身的财政状况。

然而,OPEC成员国之间,也并非是齐心协力。三年前,OPEC成员国约定石油日产量总额3,000万桶的目标,并根据各国状况进行配额管制。但每个成员国为了自身利益,都想要多佔一点便宜,于是私下产量会略高于配额,以获得更高的市佔率,故实际上OPEC石油日产量总额略高于3,000万桶。

OPEC成员国之间财政体质的差异,也造成彼此立场上的不一致。财政体质较佳的成员国有本钱忍受短期内的财政赤字,以逼迫页岩油业者退出市场,追求更长远的利益;但财政体质较弱的成员国,则会希望财政体质较强的成员国能减产维持,同时提高自身的市佔率,以改善财政状况。

于是,这个问题陷入经济学上「囚犯的两难」。对于OPEC诸国来说,联合减产提振油价是个不错的提议,但如果有国家为了自身利益,不依规定减产,就会造成其他国家的损失,因此大家为了避免自己成为被牺牲的一方,就会选择不减产。而这些不同思维的最大公约数,在于石油产量最大,财政也相当富裕的沙乌地阿拉伯,故沙乌地阿拉伯在本次会议的态度,就成了各界瞩目的焦点。

沙乌地阿拉伯财力雄厚,透过央行成立「SAMA外汇控股公司」(SAMA Foreign Holding),截至2014年10月,资产规模高达7,570亿美元,显然有足够的财力放眼更长远的未来。于是,在沙乌地阿拉伯带头之下,11月27日在维也纳的OPEC例行会议,决议维持总量控管上限每日3,000万桶。

消息一出,国际油价再度重挫,布兰特原油下跌至72.58美元,跌幅6.65%,西德州原油下跌至69.29美元,跌幅5.97%。在石油供过于求,OPEC无意减产,且美国、中国石油库存水位偏高的情况下,油价恐怕还有下探空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