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刘耀均(右)和罗秀雯爱观鸟,特别喜欢家燕,因为家燕是一种难得可在市区见证整个繁殖过程的雀鸟。(李绍昌摄)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子会在铁通等承托物上筑巢,牠们将湿泥混合口水,做成一个个泥球,黏附在承托物上。(彭丽芳摄)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长洲街坊将掉在地上的燕巢放进胶筲箕,再放回原位,人燕和谐共存。(李绍昌摄)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Lawman说,有时见到燕子父母为了餵哺雏燕而「披头散髮」、非常狼狈,令她深受感动。(李绍昌摄)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春夏晚上,若去长洲游玩,不妨仰望天际,或会发现一群家燕在电线上歇息。(受访者提供)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有长洲街坊不喜欢家燕出没而刬掉燕巢,街坊即联署呼吁,希望让家燕有一个家。(彭丽芳摄)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燕燕达人刘耀均、罗秀雯 数算燕巢十五载 长洲人燕可共存

记者曾在长洲住过一年,从村屋走到码头的一段大街,每到春天便会多了一班「同行者」。

牠们穿插在人群之间,高速低飞,你还来不及反应,牠们已巧妙避开,众人只能目送黑影远去。

「同行者」就是家燕。后来,抬头就会发现,内街每隔几个舖位,商店和村屋屋檐下都挂有蓝、黄、绿色胶筲箕,

原来是好心人为雏燕準备的人工燕巢,人燕似乎乐也融融。

不过,后来街角却贴出了一个写着「不要拆掉燕子家」的蓝色告示,原来有街坊拆毁燕巢,可怜燕子,连续数晚撞墙,欲在原处筑巢。原来,刬除燕巢的情况不时发生。

长洲有一对刘氏夫妇,丈夫刘耀均(Lawrance)和妻子罗秀雯(Lawman),十五年来没间断地数算燕子鸟巢,他们发现,今年长洲燕巢数量下跌,而每巢的雏燕数量亦告减少,估计或是受去年灭蚊行动影响燕子觅食,燕子的生存空间堪忧。

长洲燕巢数量下跌

「初初见牠(燕子)飞来飞去,后来想,咦,这一只会不会是去年那只呢?咦,好像有很多只,到底总共有多少只呢?因为好奇心,就开始了数燕巢。」Lawrance和Lawman二十多年前搬入长洲,犹记得当二○○三年,观鸟会发起全港「燕子普查」,以调查香港家燕和小白腰雨燕的燕巢数量及使用状况,二人即决定参与,帮忙数算长洲岛内的燕巢。他们每年三月开始观察燕子数量,直至七月尾,特别留意打风落雨过后有没有燕巢掉下。他们曾见过燕子误用鱼丝或塑胶线筑巢,雏燕惨被卡住脚丫倒吊,他们花了二十分钟才能替雏燕解困。

长洲的燕子有没有像居民数目般增多呢?「不是的,有升有跌。」Lawrance举引最近四年的数据,显示每年有燕子使用的燕巢数量大约维持在九十个左右,不过今年截至四月底的数量则比去年减少了十四个,只有八十一个。「我们觉得很奇怪,明明每年一只燕子妈妈一巢可以生四五只雏燕,道理上牠们明年回来再繁殖,燕巢数量至少会双倍,为何每年大概都只是得八、九十个?」他们相信,有些燕子可能去了别处繁殖,更多是在迁徙时死亡。Lawman引述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研究指出,家燕平均寿命只有3.9年。

回到夫妇二人的初衷,到底今年的燕子妈妈是否去年巢中出世的雏燕?Lawrance说至今亦无从得知,据他了解,观鸟会曾考虑在家燕脚丫套上脚环,但最终因担心影响飞行而打消念头。不过,有时还是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推论,例如即使今年这个燕巢被刬走或吹倒,有些燕子仍会坚持飞回相同位置建巢孵蛋,似乎可以推想牠们就是去年的同一群燕子。

春夏飞港繁殖 秋季前南下过冬

家燕长长的交叉尾巴是其标誌,大家在香港旧区不时可见到牠们的蹤影,但其实只有小部分是全年可见的本地留鸟,大部分在香港见到的家燕都是夏候鸟或过境迁徙鸟,主要在三至七月从南方飞到香港等较北的地方繁殖,秋季前会飞回东南亚等地方过冬。

「我们每到三月初就开始留意今年有几多燕子飞返长洲,今年最高峰那晚,我们数到有八十几只燕子!」Lawrance解释,由于观鸟会每年五月开始进行「燕子普查」,但大多是日间进行,对燕子夜晚休息的状况观察不多,可晚上的长洲半空可谓非常热闹,不时见到电线、栏杆上有成串数十只燕子在睡觉。「我们反正住在长洲,夜晚就会『头岳岳』看看电线上有无燕子。」

羽翼长成 燕父母赶子女离巢

刚过去的冬天很短暂,燕子不用避寒,提早飞来香港繁衍。「以前多数是四月孵蛋,五月头BB已经识飞。母燕会再交配,有机会在五月尾再生蛋,每年八月左右就会离开香港。今年如此早来香港,有机会生到三批BB。」Lawrance说雏燕要由父母餵食两至三星期,直至大小和外观跟父母相若,羽毛长成后便会学飞,会飞后父母会赶走牠,不让牠归巢,要牠独立生活。

建巢法则 爱乾净 讲究选址材料

访问当天刚下了一场大雨,微凉,很多刚学飞的雏燕都归巢取暖。在玩具店屋檐中央有两只雏燕张开黄嘴索食,胖胖圆圆极为趣致,体型约手掌般大。Lawman说其实牠们不胖,只是天气寒冷,牠们才鬆开羽毛保暖。

店主说今年是燕子第二年在此筑巢,第一年怀疑因为屋檐下的铁通太幼,燕子花了很多时间衔泥与树枝筑巢都无法固定,但牠们屡败屡试,今年终于成功花一星期完成燕巢。「啱啱去完旅行,回来就见到有雏燕。」店主见状就在燕巢底放一块纸皮,垫着牠们的粪便,每日清理,「睇住牠出世,睇住牠有毛有翼,学识飞,觉得很有生气」。

街灯附近筑巢 方便觅食孵化

Lawrance指指店舖对面的街灯说,燕子喜欢在街灯附近筑巢,因为下雨时有大量飞蚁、蚊虫在灯前出没,节省觅食的工夫。「我见过燕子妈妈餵BB,好大只的飞蚁,连蜻蜓都『质』落去,BB夹硬吞下去,一只大BB可以吃一百几十只蚊。」Lawrance笑道:「牠们亦贪街灯够热,孵蛋不用孵得咁辛苦。」

至于挑选骑楼底、屋檐底建巢,是因为燕子是以口衔湿泥,混和幼草和口水黏附在檐下,因此要找寻不会落雨渗水的地方,否则湿泥就会融化四散。Lawman怀疑政府近年更关注街道清洁,令附近湿泥大减,因此近年新造燕巢愈来愈多「流苏」,燕子用多了木麻黄等幼草筑巢,「就像钢筋可以令燕巢更结实」。

牠们每年均会视察附近有没有后备地方可以筑巢,以防明年燕巢有细菌或有问题可以弃巢,另觅地方。「牠们很喜欢乾净,否则会导致BB抵抗力不足、削弱飞行能力,无法应付遥远的迁徙路程,引致死亡。」

燕巢落地 街坊妙招帮忙

燕子念旧,有些燕巢可以用足数年。金花餐厅老闆喜上眉梢说,燕子已是第四年在门外筑巢,每年加高一层,现在燕巢高达十厘米。「最多那年一巢生了五只BB,我们叫牠们五小福,五福临门呀!」今年一巢生四儿,每次妈妈餵食,雏燕就孜孜啁啾。

或许你会惊讶,何以燕子可反地心吸力悬空建巢?其实牠们多数会找一块承托物帮忙,不过燕巢仍然难免被大风吹倒、跌落。因此,长洲的街坊好像有共识,一见到燕巢落地,就买来半圆胶筲箕,盛载燕巢,放回原位。「有些燕子妈妈不惊的,很勇敢,就算是隔着胶筲箕都照养餵大雏燕。」不过,亦有一些燕子妈妈不领情,情愿在人工燕巢旁边自行筑巢。

这阵子,地上偶尔也会发现雏燕,或生或死。「燕子BB死是很常见的,其实牠们一巢五只六只,有些BB可能被阿哥撑开、跌死。」访问当天,我们便在骑楼底发现一只死去的雏燕,Lawman长叹一声,拿出胶袋将牠包裹。「体积细的BB一旦死亡,妈妈会用嘴衔起然后丢到海中,但体积太大的,牠们会选择留在巢中,明年用湿泥覆盖,再在上面孵蛋。」

「不用爱牠,但不要伤害牠」

纵然长洲有很多街坊爱惜燕子,但亦有人不喜欢燕子,或基于对禽流感的忧虑、或担心燕子弄污地方,因而发生过多次刬除燕巢事件。在长洲街市外,渔护署贴出告示警告,根据香港法例第170章野生动物保护条例,禁止故意干扰野生雀鸟的巢或蛋,一经定罪最高罚款十万元及监禁一年。「这裏发生过惨案,三个巢曾经在一夜间被人刬掉。」Lawman心痛道,有些巢甚至是有雏燕的,牠们会因此跌死或饿死。

而上文提及去年春天的蓝色告示,是源于二○一六年六月,有人刬掉燕巢,翌年街坊想阻止燕子在原地筑巢,以防再被刬掉燕巢,令雏燕无家可归,故贴上反光纸恫吓警告牠们,可惜燕子连续数晚撞墙,因此街坊联署,希望刬巢人包容燕子在春天筑巢繁殖。「士多老闆好有心,担心燕巢没有足够承托,在下面加了黄色胶筲箕,翌年又加了胶板和白色铁架加固。」士多老闆笑说:「我当啲燕子是孙。」

Lawrance说,年长一辈习惯了和大自然共存,视燕子为邻里,年轻一辈则担心卫生问题。「其实长洲很多燕子巢,从来无爆发禽流感。我们很想政府可在教育方面做好点,教人善待燕子,你不用爱牠,但至少不要伤害牠。」他说人们一见到雀屎就联想到禽流感,希望政府可以好好界定雀鸟和禽流感之间的关係,见到雀鸟尸体不代表一定有禽流感,好多雀鸟或是自然死亡如老死,「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人,如何找到一个平衡点,令我们的生活环境中有其他生物存在」。

吃蚊虫 是益鸟

去年长洲爆发登革热,进行大型灭蚊行动,Lawman就发现今年一巢五六只雏燕的机率少了,大多数一巢只有两三只,未知会否因为灭蚊行动令燕子食粮减少。「不知道灭蚊行动会不会危害燕子生存,我们见过很大只的雏燕突然间无咗,不知道是不是食错东西而中毒,我们没有确实数据,只可靠观察推断。」

「其实燕子对人类是有益的,因为是一个食物链。我们经常灭蚊,要做清洁工作,其实燕子都是做相同的工作,帮我们灭蚊。」Lawman慨叹,人们只聚焦在燕子会弄髒地方,而看不到燕子的益处。

「今年算好彩了」,Lawman送记者回程时说,燕子差不多全数离开才太平清醮,「因为太平清醮对燕子BB影响很大,一来噪音大,二来曾有人用闪光灯影燕子,吓到妈妈弃巢。到秋季我们一看,发现有两只雏燕在巢中饿死」。所以,他们数燕巢数得低调,尽量不曝光燕巢的地点,期望牠们健康平安地成长。

文 // 彭丽芳图 // 李绍昌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